寻一句温馨的话

  
她许你的海誓山盟,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 —— 题记
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注定伊便是一个多情的女子。外表美丽温柔,内心活泼开朗。于是,爱神注定要在她身上埋下爱情的种子,以期趁着伊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把这种子酿成果实。
少女时代的伊活泼可爱,同时又不免带点女孩子固有的天真与幼稚,一如伊总是傻傻地抱着毛茸茸的布偶熊并对它自言自语一般。她说:从不在乎,他们说些什么,因为你懂;从不介意,你爱保持沉默,倾听我。呵,的确,即使全世界都不理她了,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也不会拒绝她轻松的拥抱。躲在她被窝,或者让它跟她走。哈,原来幸福如此简单。
15岁了,在世间的经历和经验多了,伊也有了自己的认识和体会,同时也有了自己的梦想。父亲是个军人,自小严格的家教养成了伊坚强乐观的性格。生活中到处跌跌撞撞,受委屈,亦如考卷上那道难难的习题,总是让人那么的无奈。于是,伊在日记中写到:15岁的自己,不确定自己的形状,动不动就和世界碰撞;天空的雨也不知道会不会停,会不会放晴;人生也不是公平的,命运之神才不会管我们想去哪里呢。我们要勇敢地淋雨,勇敢地往前进。人要有梦想,勇敢的梦想,疯狂的梦想。我们要去的那里,一定有最美丽的风景。毕竟路旁有花,心中有歌,天上有星。我们要相信自己,永远都相信,来到这个世界不是没有意义,我们做过的事情,都会留在人们心里,会因回忆而被珍惜。
终于,在17岁的时候,爱情来了。伊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满天繁星似锦的仲夏夜晚,那个男孩子吻了她。星星为他们祝福,连那些栀子花瓣调皮地在他们身边飞扬跋扈,伴着微风,时不时地吻着她蓝色的百褶裙。抬头是伊可爱的脸庞,低头便是一地芬芳。为了他,也为了他们的爱情,伊祈祷苍穹,希望这个夜晚可以永恒。
然而,爱情的最高境界不是经历生离死别海誓山盟,而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年少的人儿根本不懂爱情,我们总是拿自己的任性和倔强去折磨对方,我们为小事而赌气,为一句有口无心的话而冷战。平淡的生活,日子久了,在一起的两个人少了那份热恋的中的迷恋,继而变得麻木,最后厌倦了。于是恋爱的危机来了,最终以伊与他分手而告终。从故事开始那天,我们都觉得对方太倔强,最终终于不能容忍了。
再后来,经历了风风雨雨,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以后,伊终于在某个静谧的夜晚,同样是满天星光,回过头来,好好审视这段曾经的感情。回想起来,真的,真的,对方的那些“小执着”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较真呢?可惜,自己现在纵然学会了如何去爱,可茫茫人海,早已不见了他的影子。纵使,眼中有泪,爱的深沉,可是有的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来。哎,为什么人年少的时候,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
亘古不变的爱情怪圈,后来,虽此情可待成追忆,然而为什么当初却枉然呢?如果可以重来,请让她大声地告诉他,有个女孩深爱那个男孩。
好吧,罢了罢了。暂时关闭爱情之门,打开友情之窗。关于伊的朋友们,我描述成,还有另外一些人,他们好像呼吸一样,那么自然,不需要换算。所以,她们相遇在这季节,绝不是偶然,仿佛预先知道我要遇见你,然后一起看书,一起逛街,一起唱歌。简单的情节,简单的故事,回忆起来,却让伊感动。
爱神埋下了种子,何时能发芽成长开花并结成果实,这是个未知数。初恋的失败,并不意味着爱情的失败。正如满园的梨树,虽有花瓣凋落,却不影响最后秋天沉甸甸的果子。该来的,迟早回来。即使今年不来,明年后来也会来的。
终于,让她遇见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师,这样说也许不恰当,也许是亦师亦友吧。他教他唱歌谱曲,他们一起聊天散步。可是,就在她一步一步地迷恋这个比她大得多的他而不能自拔的时候,一个造化弄人的消息的传入她的耳朵,他已经有妻室了。而他对她的好也只是出于师生情谊而已。
一个女子的天空仿佛一下子崩塌了,接踵而来地是淅淅沥沥的雨。她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任凭雨点淋湿她的上半身,发呆,踟蹰。想哭,哭啥呢,自己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然后,那些他后来为了澄清事实的话,历历回荡在耳畔,针扎一般。曾经带给自己许多快乐的人,现在呢,说的话,比冬天还要冷。那溅起水花的车轮也不能带走长椅上的泪痕,为什么明知他是个负心的人,却自己还要在回忆里打滚呢?此刻,却不能祈祷上天,保佑自己夺眶而出的泪水,能遇到一个值得等的人。虽然人已经出现,但是爱神似乎搞错时刻了。
然后,坚强的近义词就是固执。她并不死心,并且做好与全世界对抗的准备,哪怕自己众叛亲离。她要夺回那个男人,让他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于是,她真的为爱痴狂了。她质问那个左右两难的男人:想要问你想不想,陪我到地老天荒?想要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沉默,无言的沉默,就像那个武侠故事中男子一样,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芷若不如敏,他只能沉默。
固执还是固执,面对着这个沉默的男人。伊的可爱之处也在这里,她决定等他。她说,我等你,半年为期。甚至为了挽回自己的淑女形象,她又说,逾期就狠狠把你忘记,你应该已经和她公开在一起,我等你只是为了证明,我可以纵容你在心底,也可以当你只是路过的人而已。
后来,她终于想通了。她找到他,告诉他,那个女子的确是更适合他的女子,自己太不够温柔优雅成熟懂事,她愿意回到好朋友的位置。或许,伊明白了,很爱很爱一个人,就让他拥有爱情;很爱很爱一个人,要舍得让他飞往更多幸福的地方去。
他说,世间上,有一种感情,两个人虽然不在一起,但却像家人或者情侣一样。就像小时候,我们傻傻地对待一个人好,却不知道那叫喜欢。
再后来,过了很久很久,也许不止半年吧。而她也慢慢地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了没有爱情,即使自己快30岁了,亲朋好友叨扰着结婚成家了。可是别人再多的劝说也是多余了,因为伊已经习惯了单身的日子,她为自己写了句座右铭:当孤单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习惯到已经不再去想该怎么办,就算心烦意乱,就算没人陪伴。的确,这个世间很多事情是往往难两全的,单身常常会落寞,成双往往就牵绊。
30岁生日那天,她关掉电话一个人在家,也许很傻,用她的话说叫“多傻”。对面的阁楼里又传来学生时代爱情的歌曲,虽然有些感慨,眼角也有些绯红。曾经,那么爱听那些歌曲,那么羡慕歌曲中的那些美丽的爱情,然后,有了爱情就会真的不一样了吗?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未必吧。曾经自己心里那么挣扎倔强坚强,一定要和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可结果呢,除了伤痕累累,还不是孤孤单单一个自己。
虽然,偶尔会想起他,也偶尔听说他的一些事情,关于他的绯闻,甚至听说他还会提起自己。但这么多年,伊也看淡了。有些人,想着联络不如心底远远问候着。回想那些岁月里,现在只有感激了。起码,他到现在还相信爱情。对她来说,毕竟尝试爱过几个人,面对爱情也诚实许多。
但是,在伊内心深处,不想念其实是自己骗自己的,有时的失眠,不是枕头之上无尽的流浪,而是想念那他肩膀轻拥着伊肩膀的时候。伊的心仿佛一颗仙人掌,掌,虽充满这天真致命伤,然,心的泪还是滚烫。
偶尔也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她常常在想,自己将来如果真的结婚了,结婚的场面会是什么样呢?会有很多亲友来参加婚礼吗?他会来吗?或许就在牧师宣布这对男女将要成为伉俪的神圣时刻,自己会从婚礼上跑掉的。人总是这么一个矛盾体,明明很爱一个人,但当真的和他一辈子厮守的时刻来了,我们却凌乱了。
人总有寂寞的时候,男人女人都有,伊也不例外,于是伊在寂寞的时候,为自己写了一首歌曲:真的想寂寞的时候有个伴/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虽然这种想法/明明就是太简单/只想有人在一起/不管明天在哪里/爱从来不容许人三心二意/遇见浑然天成的交集/错过多可惜/如果我是真的/决定付出我的心/能不能有人告诉他/别让我伤心……

后记
三年前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刘若英的歌曲,把刘若英所有的歌曲都听了个滚瓜烂熟,奶茶的歌曲成了我大学时代的主旋律,伴着我考研、找工作、看书、写代码,其歌中蕴含的那种柔柔的情思和细腻的感觉也深深地影响了我思考问题和表达感情的方式。
一首《为爱痴狂》,伊就练了三年;苦苦等了十年的男人,伊也没有和她在一起;终于就在去年的8月8号,伊在她四十岁时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
呵,最是那一个痴情的女子,留下那些如丝的话语,或许简单,却也动人。

左雪菲 2012年11月30日 于地大实验室